(剪紙作品:著名力學家郭永懷)

中國空軍八一飛行表演隊六架殲-10戰機上演“空中芭蕾”,中國“咆哮者”殲-16D電子戰飛機首次亮相,用上“中國心”的兩架殲-20戰機以超低空飛行姿態出現在金灣機場上空……10月3日剛剛在珠海落幕的第十三屆中國航展,給觀眾獻上了精彩的“藍天盛宴”,歡慶新中國成立72週年。

13屆航展,是我國航空裝備和空中力量快速發展的縮影;72載時光,見證一代代科技工作者愛國奉獻、砥礪前行的風雨歷程。今看東方盛世,遙想崢嶸歲月,有一些名字不能忘記。新中國成立之初,面對來自大國的核訛詐、核壟斷,黨和國家領導人深刻認識到,“只有掌握了最先進的科學,我們才能有鞏固的國防”,堅決推動“兩彈一星”工程,並在金銀灘草原建設我國第一個核武器研製基地。錢學森、鄧稼先、郭永懷等一批批科技工作者毅然響應號召,甘居僻壤、隱姓埋名,克服了各種難以想象的艱難險阻,有人甚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。

“到美國來,是為了將來回去報效祖國。”1956年,著名力學家郭永懷放棄了美國康奈爾大學終身教授的職位,回到闊別16年的祖國。1963年,郭永懷受命擔任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長,組織力量開展原子彈的結構設計、環境試驗和引爆方式等多方面的研究工作。在飛機失事的最後時刻,為了保護裝有核武器研究文件的公文包,他與警衞員緊緊抱在一起。救援人員趕到時,看到兩人的遺體都被燒焦,但夾在兩人中間的重要文件依然完好無損。他是唯一一位在中國核彈、導彈、人造衞星三個領域均作出巨大貢獻的科學家,也是唯一一位以烈士身份被追授“兩彈一星”功勳獎章的科學家。

科技興則民族興,科技強則國家強,國防科技更是國防科技創新的“國家隊”。“如果60年代以來中國沒有原子彈、氫彈,沒有發射衞星,中國就不能叫有重要影響的大國,就沒有現在這樣的國際地位”。正是像郭永懷這樣的科技工作者們,用自己的拼搏奮鬥創造了“兩彈一星”的奇蹟,用自己的執着堅守築起新中國的安全屏障,用自己的愛國奉獻挺起中華民族的脊樑。幾十年來,“兩彈一星”精神凝結成一種自強不息的精神品格,激發廣大科技工作者迎難而上、接續奮鬥,不斷攀登新的科技高峯。從原子彈、氫彈到“東方紅”“長征”,從“悟空”“墨子”到“天問”“神舟”,從嫦娥五號返回器攜月球樣品安全着陸,到中國人首次進入自己的空間站……一個個非凡成就見證着“兩彈一星”精神的接力傳承,增強着中國加快建設科技強國、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的自信。

直到今天,青海原子城紀念館外牆上,一排大字依然醒目:“熱血揚灑,鑄就千秋豐碑;精神永駐,化為衞國長劍。”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,我國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發生深刻複雜變化,“十四五”時期以及更長時期的發展對加快科技創新提出了更為迫切的要求。新的偉大征程上,“中國紅”的強大信念,必將引領我們向着世界科技強國不斷進軍,託舉起實現國家強大、人民幸福、民族復興的美好願景。

楊麗/文  劉靜/剪紙